Tibet4

 

 

一、壺子找季鹹看相

 

 

從前,鄭國有個巫師,名叫季鹹。他能測出人的生死福壽,甚至具體的年月日,也能像神一樣預言準確。鄭國人見了他,都遠遠躲開,生怕被他的預言說中,帶來災禍。列子對他這個季鹹十分折服,回來以後,對自己的老師壺子說:「我一直以為先生的學問,已經是最高深了;想不到,季鹹的學問,比您更加高深。」

 

 

壺子說:「我以前教給你的,只是表面的東西;內在的道,還沒有傳授給你,你現在就以為自己得道了嗎?雌鳥如果不是與雄鳥相配,怎麼會產生卵呢?你試圖憑藉學到的表面的東西,去與別人交往,怎麼會不被別人洞察到你的內心?那個季鹹一眼就把你看透了!你把那個巫師季鹹請來,讓他看看我的相。」

 

 

第二天,列子邀請季鹹,來給壺子看相。過了一會兒,季鹹給壺子看相後,出來對列子說:「你快給你的先生,準備後事吧!你的先生最多還有十天的光景可活。他的神色充滿死亡的徵兆。死灰不能復燃了。」列子淚流滿面,進屋把季鹹的話,告訴了壺子。

壺子說:「剛才我把靜如死水的心境,呈現給他看,他因此看不到我的生機。你明天再把他請來,給我看相。」

 

 

第二天,列子又把季鹹請過來,給壺子看相。
季鹹出來後,對列子說:「你的先生有救了!我看到他閉塞的生氣,開始活動,又完全有了生機!」
列子把季鹹的話,又告訴壺子。壺子說:「剛才,我給他看的是天地之氣。我完全摒棄虛名實利,他只能看到我的一線生機。明天,你再請他來給我看相。」

 

 

第三天,季鹹又被請來給壺子看相。
他出來後,對列子說:「你的先生精神恍惚,我無法給他看相。等他心平氣和的時候,我再來給他看相。」
列子又把季鹹的話,告訴了壺子。壺子說:「剛才我給他看的是守氣不動的太虛境界。淵有九種,我只給他看了水中有魚微動之淵、水靜止不動之淵及流水之淵:共三種。明天,你再請他過來看看。」

 

 

第四天,列子又去請季鹹過來,給壺子看相。
季鹹進去後,還沒有站定,就轉身跑掉了。壺子對列子說:「追上他!」列子沒有追上,回來告訴壺子說:「沒有辦法!他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了。」
壺子說:「剛才我給他看的是與天地渾為一體的境界。我順其自然,有時波濤洶湧,有時水平如鏡,他根本摸不著底,所以,他就被嚇跑了。」

 

 

列子恍然大悟,回到自己家裏,虛心繼續向老師壺子求學。三年沒有外出。從此以後,回樸歸真,拋棄對名利的追求,一直到老。

 

 

二、列子避受惡官牽連

 

 

以前,列子十分貧窮。他家裏常常窮得揭不開鍋,因此他面黃肌瘦,身體瘦弱不堪。他的妻子兒女,也跟著受苦。但他絲毫不以為苦,一直拒絕出來做官。

 

 

有一天,鄭國宰相子陽的門客,對子陽說:「聽說列子是個道德高尚的人,他居住在您的國家,卻貧苦不堪。這恐怕是您不喜愛賢才的結果吧?」宰相子陽聽了,立即命令手下,給列子送去糧食。送糧食的使者,到了列子家裏,說明了來意,並轉達了宰相子陽對他的問候,希望列子收下糧食。列子出來後,再三拜謝,但堅決不收下糧食,然後送走了使者。

 

 

列子的妻子,十分惱怒,捶著胸,頓著腳,說:「我聽說有道之士的妻子兒女,都能享受安逸舒適的生活。現在,我們家裏,已經窮得揭不開鍋了,宰相子陽,給你送糧食過來,你卻堅決不收下。這難道不是我們苦命的表現嗎?」
列子笑了笑,說:「宰相送糧食給我,是因為他接受了別人的勸說,並不是他真心就想要送糧食給我。今天他可以接受別人的勸說,給我送糧食;明天他也可能聽從別人的勸說,加罪於我。這就是我不接受他送的糧食的原因啊!」

 

 

後來,鄭國的百姓,不堪忍受子陽殘酷的統治,起來叛亂,而殺死了子陽。很多接受子陽假意恩惠的人,都受到牽累。列子卻安然無恙。
列子說:「有道之士,要能見微知著,察知事物的原由,方能全身免禍。連善惡都分辨不清,又怎麼能領悟高深的道呢?」

 

 

 

 

 

 

 

引用:http://www.epochtimes.com/b5/nsc1054.htm

 

 

 

 

 

 

 

 

 

 

 

 

 

 

創作者介紹

小牛妹的天堂

小牛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