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522

 

 

我第一次看到動物被殺時是18歲。 那時我正在肯尼亞做學齡前教師志願服務。

 

“我們要為你辦一個慶祝派對,”我的宿主在我要離開前最後一周告訴我。 “我們會犧牲一頭最好的山羊。那是質量很好的肉,非常香甜。你一定要吃點!”

 

我花了一整週嘗試拯救那隻山羊,但他的命運已經被決定了。 很顯然,在肯尼亞,一個派對如果不殺戮一隻無助的動物,就不能被稱為一個派對。 最後,那隻山羊(和兩隻雞)為了我而犧牲了,而我被強迫全程觀看了這個血腥的過程。 三個脖子被扭斷,身體被抽乾血液,羽毛被拔掉,器官被剔出,丟給狗吃。 我從小就被養育為一名素食主義者,但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這是為什麼。

 

回到在英格蘭的家,我意識到即使我18歲才第一次看到動物被屠殺,很多人可能窮其一生都不會有這樣的經歷。肯尼亞人將殺死、食用動物作為一種社會慣例和一種重要的儀式,但英格蘭人隱藏了屠殺行為本身,把這個赤裸裸的事實藏在緊閉的門扉、包裝和廣告背後。 我意識到,故意的無視,是這個問題重要的一部分。

 

多年以來,我更常旅行,也看到了更多。 在越南,當我走過一個由被切下的豬頭堆成的小山時,幾乎嘔吐出來。後來,在中國,廣受人們歡迎的串雞爪讓我非常厭惡。 我開始避開南美那些多彩的集市,因為滿屋子,從一面牆到另一面牆,都是被掛起來的豬和牛的屍骨。

 

旅途中我看見的東西和我認識到的人們的態度使我充滿了失望和困惑。即使是現在,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人們可以接受屠殺動物這種公然的殘忍舉動;以及他們怎麼能不去思考自己吃掉的食物是怎麼來的。 我希望學習更多,所以我觀看了一些紀實影片,閱讀了一些文章,同時也與朋友進行了交流 。

 

一些尤其觸動我的紀實作品有《餐叉勝於手術刀》、《奶牛陰謀:永遠不能說的秘密》和《地球公民》(這部片被暱稱為“讓人一看就吃素的影片”) 。 這些都告訴我問題不僅僅在肉類工業中。 我了解到製作一個牛肉漢堡需要花費超過2,000升水,世界上每一秒都有超過3,000只被畜養的動物死於屠宰場,以及決定性的證據證明蛋奶製品和肉類與人類癌症有關係。 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一個改變:我成為了純素食者,而我永不會回頭。

 

我仍剛開始嚴格素食,仍有很多需要學的——但我的生活已經為之改變。 我對烹飪的看法完全改變了:現在我喜歡實驗新食物;也會嘗試新的原料,比如杏仁黃油和椰子油。 我是一個烘焙愛好者;而現在我將業餘時間花在嘗試不同的雞蛋替代品和烹飪技巧。 作為一個純素食者,我的食物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有趣,而且最讓我氣惱的事情就是有人假定純素食很無聊!

 

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事業比動物權益——為了動物,這個星球,和全人類——更重要。 我相信無視和誤導是最大的問題之一,所以我決定傾我所能告訴人們關於以動物為基礎的產業的真相,幫助一些如PETA之類的組織完成改變人們生活的工作 。

 

 

 

 

由PETA Asia 實習生 Joel Hindson撰寫, Honglin Wang翻譯

 

 

 

 

 

 

 

 

 

引用:http://vegunion.org/

 

 

 

 

 

 

 

 

 

 

創作者介紹

小牛妹的天堂

小牛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