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jd4

 

 

很久以前,有一位國王,號薩和達,任何人只要對他有所求索,他都不吝施予,所以人人都稱他為「一切施王」。

 

 

那時,鄰國有個年青人,他自幼喪父,家中還有母親和姊弟需要養活,家境貧困不堪。母親對他說:「我們的生活已無法維持,若你父親在世,就會到薩和達王那兒求乞,現在你何不去向他乞求些錢寶呢?」年青人回答說:「我鄙陋無知,怎麼見王?讓我求些學問再去吧!」母親又說:「我們已一無所有,生計尚且難以維持,還談什麼學問,況且你若去求學,家裏賴什麼維生呢?」這年青人說:「我可先向人告貸,備妥一年之需。」母親便答應他的請求。於是他貸了一兩金子交給母親,自己就離家去求學了。

 

 

過了一年,他回家探望,老母親遠遠望見,便趕快走出來問:「你已經去過一切施王那裏了嗎?」他說:「我所學未通,須再求學才能成行。」母親問他:「前次的貸金都已用盡,當作何打算?」年青人說:「我再去告貸好了!」他又到前次借貸的金主家中,要求再貸金一兩。金主質問說:「你前債未清,又想再貸,除非以你一家人作抵押,逾期不還,便是我的奴婢。」年青人答應了,寫下字據﹐將金子取回交付母親,他再度出外求學。

 

 

經過一年,學問粗備了,他拜別家人,硬啟程向一切施王的國家走去,不料在中途便被債主抓回,他們一家人全被上了腳鎖。這年青人跟債主說:「您這樣鎖住我,於您毫無所益。若放了我,我將到一切施王那裏,必能帶回錢寶來還。」債主考慮之後﹐便將他放了。

 

 

不巧,那時候鄰國有個野心很大的國王,正起兵要攻佔一切施王的國土,大臣們都請王調兵佈署,然而;王的心裹卻想著:人命短促,終歸無常,我少小即喜布施,仁慈、忍辱無所傷害,今不願與他國相抗,實因不忍為我一人的安危興起兵事,至於傷害人命,更非我所願。

 

 

他敕令臣子,不須防備,也不必恐懼,依禮出迎新王,恭敬承事不可違抗。臣子們又同聲進勸:「他國入侵,是其無埋,何以不戰?」再三陳說,王只是默然不應,他再度叮嚀大家:「不須用兵﹐當遵我的話。」眾臣只得答應了。就在這天深夜,一切施王脫下印緩,悄悄離開王宮。

 

 

鄰國的王不費吹灰之力佔領了王位,但是仍不放過離去的一切施王,便以重賞捉拿。一切施王只好遠遠躲開,當他行離故國五百里之時,遙見一個年青人迎面走來,他想:這人是來抓我的嗎?那年青人同時也這麼想:此人相貌不凡,難道便是一切施王?他們就在此相遇了。

 

 

王問:「年青人,你從那裏來?要到什麼地方呢?」年青人答說:「我要到一切施王那裏」王又問他為了什麼事情,這年青人便將自己如何因家貧而借貸,家人如何被押為奴,想向一切施王乞求錢寶等事情都說了。王此時就說:「我便是一切施王」少年又驚又喜,就問:「王的僕從那裏去了,何以一人獨行?」王便說出離國的經過,這年青人聽完王的話,不禁倒地痛哭,王向前將他牽起,安慰說;「你不要難過,你所求的,我都能給你。」

 

 

年青人聽說如此,心中疑惑,他問:「王已失國,能以什麼救濟我?」王說:「新王現以重賞捉我,你快截下我的頭,不論要什麼都可得到。」年青人回答他:「世間人殺父母,命終便墮地獄,我若加害這樣仁慈的人,罪過相等,我寧死也不做這事。」一切施王又說:「那麼將我的鼻、耳送回,也可得賞。」年青人仍不忍。王再說:「你將我縛著送去可好?」

 

 

他們兩人便一起走著﹐到了離都城二十里之處,王背負雙手,叫年青人綁起。
當他們入了城,全國人民聽說王被縛送回,個個哀衝得哭倒甚地﹐如喪考妣。兩人到了宮前,臣子進去稟報新王,新王下令帶上一切施王。臣子們看見舊主被縛,個個都忍不住痛
哭失聲,新王見了也不由得掉下眼淚。他問眾臣:「你們何以哭成這樣?」臣子回答: 「我們見一切施王讓了國土,今天又將自己的生命布施給人,所以忍不住哭泣。」新王簡直不敢相信,他問那年青人:「你在那裏捉到一切施王呢?」年青人便敘述了遇王的經過。

 

 

這時,新王心裏既慚愧又悔恨,他與臣子一起哭倒在地,趕緊令人為王解縛,恭敬地將印授奉還,請一切施王重領國土,他長跪說:「我從前便遙聞您的仁德,今日所見更超過所聞,巍巍功德譬如金山之堅,無可動搖,願回國後,以臣禮事您,不敢再有僑慢之心了。」

 

 

 

 

 

 

 

 

引用:http://www.minlun.org.tw/1.html

 

 

 

 

 

 

 

 

 

 

 

  

創作者介紹

小牛妹的天堂

小牛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