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曾在一家特別的餐廳聚餐,菜單上奶油雞肉、北京烤鴨、梅干扣肉、魚排、明太子等等應有盡有,大快朵頤一番,大伙吃飽喝足、愉快散會。

「那間餐廳不錯。」朋友說。 「原來你去過那間素食餐廳?」我也才聽說那間店。
「你說,那是一間「素食」的餐廳!?」朋友驚呼, 而我卻比朋友更加驚訝,「你竟然吃不出那是素肉?」 心裡大喊:「那,那你怎麼對得起你平常吃的肉呢...?」

 

在台灣,素食餐廳的數量和種類真是超乎想像的多,奇怪的是,以前我完全看不見這些店。但就在我決定不吃肉之後,這些餐廳突然一間一間亮了起來,像是被施了什麼魔法一樣。素魯肉飯、素蚵仔煎、素牛排、素鍋貼、素鹽酥雞、素牛肉麵、素漢堡...多種素食料理琳琅滿目,會讓你忍不住讚嘆台灣真是素食天堂!各式各樣素肉幾可亂真,絕對讓你對台灣人神妙的創作功力欽佩不已。

 

但是,自從吃素後,身邊開始聽到這樣的疑問: 「既然你都吃素了,為什麼還要吃「素肉」呢?」

「都不吃肉了,還硬把食物做成接近肉的口味,這到底是何居心!?」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得先介紹一群人出場。這世界上,有一群人,他們選擇不吃肉。他們不吃肉,並不是因為排斥肉的味道與口感,當然,他們也不是想成佛、當聖人。

 

只是,當肉端到這群人面前,在他們眼前已經不是香氣誘人的食物,他們看見的,是那些曾呼吸過、有心跳,與我們一樣有著感知能力的生命體。這些生命,從出生即被判了終生監禁,承受恐怖暴力、最終一批一批遭割喉、活燙、凌虐至死。因此,當這群人聞到肉的味道,腦中浮現的不再是媽媽烹煮的、令人回味無窮的拿手好菜,也不是逢年過節宴席上的熱熱鬧鬧,他們腦中浮現的是屠宰場裡動物朋友的痛苦掙扎與淒厲哀嚎。「以感受痛苦的能力來說,一隻豬是一隻雞是一隻牛是一個小男孩。」

 

不用質疑,這群人仍有口腹之慾。只是,他們清楚知道,人可以有另一種選擇。

 

披頭四的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說:「如果屠宰場的牆是透明的,這世界所有人都會吃素。」(If Slaughterhouses Had Glass Walls, everyone will be vegetarian.只要肉食的需求不減,這些哀嚎聲便會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永無止盡迴盪,這世界所積累的殘酷與痛苦仍舊巨大無比。

 

所以,如果有人問: 「為什麼要發明素肉?」 「幹嘛辦什麼素鵝肝醬比賽,吃真的不就好了?」 「猴頭菇麵就猴頭菇麵,為什麼要叫做素牛肉麵?」

 

我想這群人可能會這樣簡單回答:「如果全世界都能被這樣騙過,該有多好。」

 


 

這世界本該如此美好,

我們一起努力~

 

 

 

 

 

 

 

 

 

引用:http://www.suiis.com/Column/ColumnArticle.asp?id=1030#axzz2boTENsoM

 

 

 

 

 

 

 

 

 

 

 

 

 

 

 

 

 

 




創作者介紹

小牛妹的天堂

小牛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